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名人與張家口】一份珍貴的遺稿

2019-09-17 09:20:22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 劉一丁

  我面前這部紙頁已經發黃的手稿,是外公胡華的遺稿之一。脫稿時間是1946年,距今已有半個多世紀了。

  1987年外公逝世后,我的父母便把這部手稿小心翼翼地珍藏起來,搬了好幾次家都帶著,好像這不是一疊書寫過文字的紙張,而是明朝成化年間官窯的瓷器或者祖母綠寶石什么的。小時候我并不關心這些,也看不懂外公究竟寫了些什么,有的僅僅是一點點好奇。

  前幾年搬家時,我幫著整理書報,看見父母把那些印刷精美的雜志都當廢品賣掉,卻把這么一本舊手稿寶貝似的悉心裝入檔案袋,不禁問母親:“留著這些過時的稿子有什么用呢?” 母親指著稿紙上的日期說:“這是你外公親筆寫的稿子,還是新中國之前寫的。他寫的書可以買到、可以再版,而他的手稿卻是不會再生的。”是啊,我想,這件“寶貝”在外公手里就已經保存了40來年,足見他對此物的重視。母親又接著說:“一般的物質財富都是有價的,所謂的無價之寶,也不過說明計算起價錢來比較復雜而已。但你外公的這部手稿卻是精神財富,是真正的無價之寶。”說完,又打包裝箱,讓“寶貝”隨我們遷入新居。

  近日,我翻找別的資料時,無意中與“無價之寶”相遇。如今,我長大了,已經對精神和精神財富有所了解,當然對無價之寶的興趣更濃,加上這些年來對外公這位黨史學家的了解,這一切都驅使我打開這部手稿看個究竟。于是,遺稿擺放到我房間的書桌上。

  這是一部后來又加了封皮裝訂起來的手稿。原始封面的紙很粗糙,上面有外公用毛筆寫的題目:《中國工人斗爭史頁——京綏路張家口工人斗爭史跡紀實》(以下簡稱《紀實》) 胡華著 。所用的稿紙沒有方格,是一種類似古書的豎排格式,全文共55頁,約兩萬字。外公用鋼筆書寫的,一筆一劃非常工整,35頁以前用的是藍黑墨水、后20頁用的是黑墨水。稿紙也是兩種,一種是黃色豎線、單面使用,一種是紅色豎線、正反可寫。這兩種稿紙已經和我們現在用的方格稿紙相去甚遠,更令我驚訝的是,每一頁稿紙左下方竟然有這樣的字樣(豎排):黃格紙為鉛印小字“北支那開發株式會社調查局張家口支局”;紅格紙為石印墨跡“張家口大日本軍人援護會”。姑且不管“株式會社”、“援護會”是什么東西,“大日本軍人”明明白白就是侵略中國、殺人放火的日本鬼子。顯然,這稿紙是屬于日本鬼子的,外公為什么會使用敵人的稿紙寫作呢?

  我請教了母親,得知,這部《紀實》,是外公1945年至1946年間在張家口從事工人運動時寫作完成的。當時的張家口剛剛從日寇鐵蹄的踐踏下獲得解放,百廢待興、百業待舉,那時候即便像稿紙這樣的東西,也不是輕易就能夠買到的。所以,外公要寫作,從日本投降后繳獲的物品中找些稿紙是順理成章的。正像父親說得那樣:“這就不錯了”。確實如此,像外公這些從延安的窯洞、從深山溝里走出來的共產黨人,來到一座名副其實的大城市,能夠坐在燈光下安心寫作,就差不多已經是一種“奢侈”了,更何況那些稿紙應當稱作八路軍的戰利品呢。

  外公那時25歲左右,擔任張家口市總工會的宣傳部長。在從事工人運動的過程中,對張垣、京綏的鐵路工人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與日本侵略者和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斗爭的歷史產生了濃厚興趣,于是他決定寫一部紀實性著作。為了準確把握、真實記錄這一段歷史,外公在緊張的工作之余進行廣泛的調查采訪,他深入到車間、道班或機車上,一面實地考察、一面同老工人暢談,常常為了一個細節的準確忘記了吃飯和休息。

  關于這篇著作的寫作過程和意義,張家口市總工會主任肖明在1946年6月寫的“序”中有這樣的介紹:

  “張家口工人運動,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全國工人運動的一部分,胡華同志寫的這份史料,是他訪問了許多老工人、老的工運指導者,查考了許多文獻資料而寫成的。其中也包括了我經歷過的一部分回憶。1921年秋,我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因參加奪回里昂大學的斗爭,被中、法反動派強行押送回國。1922年在北京入黨,并在陳為人同志領導下編輯《工人周刊》參與了張家口工人的運動。1933年察綏抗日同盟軍興起時,我再次到張家口,并參與了工人運動。現在,我英勇的八路軍解放了張家口,我得以重來張家口從事工人運動,心情是十分興奮的。額發影事,回憶二十多年來的斗爭,我們的同志流的血是太多了。勝利得來不易,我們緬懷往日艱苦的斗爭,悼念流血死難的烈士,為的是更加珍惜今天取得的勝利成果,爭取更大的勝利。”

  從1938年參加革命入陜北公學、1940年登上華北聯合大學的講臺,外公一直從事中國革命史的學習、教學與研究。當他親身參加實際的工人運動時,也不忘記史學工作者的責任。他這種治學精神和革命熱情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部稿件完成后,他交給了陳企霞(著名作家、評論家、出版家)。當時共產黨在張家口辦了一種名為《北方文化》的雜志,陳是負責人。然而,正當手稿即將變成鉛字的單行本時,全面內戰爆發了。蔣介石撕毀了“停戰協定”,破壞國共合作,令傅作義部攻打張家口。共產黨不得不暫時做戰略性撤退。冒著飛機、大炮的轟炸,陳企霞把這部稿件一直帶在身邊行軍,到了河北阜平我軍的根據地,才又將原稿完好無損地交還給外公。

  我懷著對外公的敬仰之情坐了下來,把這書稿讀了一遍。

  全文共分六章,從1921年共產黨成立后開展工人運動,領導京綏鐵路工人大罷工開始寫起,一直寫到抗戰勝利,以京綏鐵路工人為核心成立張家口各界工人聯合的總工會為止。我看到,文中引用了許多具體時間、地點、人名、數字等翔實的材料,還有事件發生的前因后果、過程、意義等等。真實、生動地記載了京綏鐵路工人25年的斗爭歷史。

  文稿的最后一頁,是一張貼上去的現代方格稿紙,這是外公寫于1979年的一篇后記:

  “這部稿子,是我在1945年9月至1946年10月在張家口市總工會負責宣傳部工作時寫的。當時處在緊張的解放戰爭時期,張市總工會的工作也是十分繁忙緊張的。我們幾乎每天開會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又分別深入到各廠礦工作。這部稿子多半是深夜散會后,我和總工會主任肖明同志與幾位老工人又留下來話舊的記錄。1946年9、10月間,國民黨飛機狂炸張家口市,我的房子被敵機炸塌。這份稿子是陳企霞從戰火中保存下來的。此志。

  胡華 1979年4月”

  為什么會在這個時間出現一篇后記呢?我還是從父母那里找到了答案:《紀實》一文于1979年由河北省有關部門出版了,為了說明情況,外公補寫了這篇后記。我屈指一算,好家伙,33年。也就是說,這部稿子經過漫長的12000多天才得以發表。不過,因為是寫歷史,所以今天看來一點兒都不過時。不僅不過時,而且還成為記載張家口市工人運動的一份極為珍貴的歷史資料。

  遺稿的經歷,像一部電影在我眼前過了一遍,我知道了這無價之寶的珍貴意義。它是生命和鮮血的記載,也是生命和鮮血的獲得。

  【注:胡華教授(1921—1987)是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家和教育家。浙江奉化人。1938年赴延安,入陜北公學學習,后任教于華北聯合大學、華北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畢生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史、中共黨史的教學與研究,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史和中共黨史學科的主要奠基人和開拓者、蜚聲中外的中共黨史學家,是新中國黨史學界、尤其是高校黨史學界的一面學術旗幟。抗日戰爭勝利后,他受黨組織派遣,進入剛剛解放的張家口市參與領導工人運動,任市總工會執行委員,宣傳部部長,出色地指導和組織了張家口工人的反對漢奸惡霸的清算斗爭131次,并為發展工業生產,支援解放戰爭前線宣傳和動員群眾,在工人中發展黨的組織。從領導新解放城市建設和工人運動的實踐中,進行經驗總結與研究,有數篇文章在《北方文化》、《晉察冀日報》等報刊上發表。1946年10月重返華北聯大工作。本文系作者劉一丁寫作于2000年。】

責任編輯:荊麗娟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快乐赛车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