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張垣發現

【名人與張家口】桑干河畔憶張雷(上)

2019-10-09 17:27:20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張玉春

  1、足智多謀,英勇善戰的神槍手

  我小時候常聽姥姥和母親講述一些發生在他們身邊的驚險的故事,常念道我姥爺跟張雷打游擊的往事。張雷在我心中一直是位了不起的大英雄。

  抗戰期間,神州赤縣風起云涌,燕趙大地也燃起了熊熊的抗日烈火,誕生了無數的英雄豪杰。

  在塞外山城張家口,在桑干河兩岸,在懷涿山川,有一支神出鬼沒地活躍在敵占區與游擊區之間的隊伍,有一位機智勇敢,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神槍手,他就是張雷。

  日本鬼子自從侵入懷涿盆地后,便緊鑼密鼓地在沙城、礬山、涿鹿等地到處增設據點(人稱外國地)。加上董九吉1200多人的保衛團和岳春愛150多人的日偽警察團經常四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氣焰十分囂張。敵強我弱,形勢非常嚴峻。

  1942年春,四面環山,怪石遍野,地勢偏僻,人煙稀少的窩鋪村北的大廟里來了一位陌生的香客,他自稱患了傷寒病,上香后倒在了廂房的大炕上昏頭便睡,看樣子病得不輕。

  我姥姥家緊挨大廟。人多地少,家境貧寒,我姥爺兄弟七人,他排行為三,人稱王老三。忠厚善良,勤勞儉樸,性情耿直,剛強爽快。閑暇無事,常到廟里轉一轉,他見這個陌生香客病得不輕,便從家中熬些湯送來。香客久住不還,姥爺經常送飯送柴,問饑問寒。

  日久天長,肝膽相照,無話不談,村況民情,窮富長短,香客全都了如指掌。

  一天深夜,香客見無旁人,對王老三誠懇坦言,說他是中共地下黨的特派員韓維山。來這一帶開辟三區,發展黨員。不久,我姥爺王老三和姥姥溫桂秀都成了第一批地下黨員和秘密救國會的主要骨干。他家成了抗聯會主任(區委會書記)——韓維山的堡壘戶和地下通信聯絡中心站。

  他們白天勞作,夜晚串聯,很快把窮苦人的心都凝聚到一塊兒。又把王來順等十多人發展為中共黨員或救國會成員,在村里成立了農會(秘密救國會)和青年團。

  此后相繼在杏園、夾河、溫泉屯、龍王堂、前郝窯、東、西蔣營、萬家窯等村組織了秘密救國會,發展了地下黨員。

  1943年春,楊柳吐芽,榆錢綻綠,窩鋪村來了位頭扎白毛巾,腰插盒子槍,威風凜凜的小青年,他就是平西地委書記李德仲派來接任三區區委書記的張雷同志。

  別看他血氣方剛不足16歲,卻是革命陣營中的“老兵”。

  張雷又名張文通,1926年1月出生于河北省博野縣北梁城村,四歲喪父,家庭貧困僚倒,跟母親相依為命,靠租種土地為生。11歲小學畢業,由于生活所迫,12歲就投入了抗日游擊的烽火歲月,1940年1月,14歲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此時他歷任博野縣游擊大隊宣傳員,縣兒童團長。1942年畢業于華北抗日聯合大學。

  來到三區,在敵強我弱,槍彈奇缺的情況下,他繼續以區委副書記王老三家為堡壘戶,緊緊依靠群眾,憑借熟悉的環境和有利的地形,靈活機動,聲東擊西,堅持跟敵人周旋游擊。他還善于攻心戰術,瓦解敵人。

  張雷和區長宗鎮邊(華北抗大畢業),經常帶領區小隊晝沒夜出,深入三區各村,動員群眾,宣傳抗日。

  他們了解到桑園的日偽警察署長許勛詩是南浩營村人,就多次到此村,利用住在許勛詩家的便利條件,對許勛詩的父親許寶泗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做爭取許勛詩的工作。許寶泗很受感動,把兒子許勛詩叫回家,與張雷、宗振邊對許勛詩推心置腹地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指出愛國的光明前途和賣國的可恥下場。許勛詩說:“我也是中國人,雖然身在敵方,可我有機會為抗日做貢獻。”

  不久,許勛詩兩次托人在夜間給我方送出子彈三箱,解決了燃眉之急,并且敵人一有活動,他就設法事先告訴我方,使我們警惕,或有機會打擊敵人。

  當時桑園的日本鬼子和偽警察經常出來搶劫和敲詐勒索,鬧得人心惶惶,提心吊膽。有的群眾到桑園趕集買糧還得繞小路回家,生怕遭到攔截。張雷了解情況后,決定在桑園大集時打一個伏擊戰。他選擇了一個大集日,帶領區小隊埋伏在北浩營村橋頭桃園墻外,伺機殲敵。果然,桑園日本指揮官大澤帶領了五名警察,騎著馬通過黃家營村西大道溝,直向北浩營村撲來。當第一個日偽警察從道溝上坡走到橋頭時,被張雷一槍擊中落馬,一頭栽倒在橋下。隨著這聲槍響,區小隊隊員隨即開火,敵人掉頭就跑。張雷和區長宗鎮邊騎著繳獲的戰馬,帶領區小隊安全轉移到南山孫莊子一帶。

  張雷伏擊敵人出了名,桑園日偽警察驚恐不安,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有一次,日本鬼子把一個抗日村干部的頭用鍘刀鍘下,懸掛在四路村口的大樹上,砸出腦子喂狗,開膛破肚……張雷和他帶領的武工隊隊員看見后,氣得咬牙切齒,他們把這個村干部安葬后,當天晚上,夜襲了鬼子據點,消滅了日本鬼子20多人。就這樣,在烽火連天的戰場上,在黨的領導下,他帶領區小隊武工隊,頑強地轉戰在懷涿山川,直到抗戰勝利。

  1946年秋,土地改革勝利結束,將介石背信棄義,撕毀雙十協定,大舉向我解放區進攻,形勢急轉直下。我方實行戰略轉移,正規大部隊開往外線作戰,我縣委黨政機關遵照上級指示,主動撤離涿鹿縣城,涿鹿境內,只留下游擊隊,武工隊地方武裝,堅持對敵斗爭。

  頓時,桑干河畔槍聲不斷,硝煙彌漫,白色恐怖籠罩了桑干河兩岸。惡霸地主勾結敵偽還鄉團,進村搶糧趕羊,抓捕我革命干部和土改積極分子。有的地富分子,開始反攻倒算,夾河偽大鄉烏合之眾,三天兩頭進村騷擾。

  為了保衛家鄉保衛土改勝利果實,震懾惡霸勢力,身為縣民運處縣委宣傳部長的張雷又組建了80多人的縣護地隊,經常神出鬼沒地活動在懷涿山川。敵人視這支隊伍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之入骨,妄圖把他們一網打盡。

  一天,我偵查員得知駐扎在礬山的敵人到虸蚄口村一帶進行掃蕩,張雷根據這一情況迅速集合起護地隊,埋伏在柳樹莊村河南的田埂堰下。不久,果然敵人的先頭部隊20余人從虸蚄口村沙河上來了。張雷說:“大家做好戰斗準備,我的手槍一響就開槍射擊。”等敵人進入包圍圈,張雷手槍一響,護地隊所有的步槍和兩挺機槍一齊向敵人射擊。,敵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槍彈打得暈頭轉向,丟下三具尸體轉身就跑。我護地隊即刻帶上繳獲的三支美式步槍迅速進了柳樹莊東南溝,安全轉移到塔寺村。敵人大部隊趕到柳樹莊后,什么也沒撈到。事后,當地的群眾說,“一個80多人的護地隊,敢打敵人的大部隊,真是了不起。”

  1946年10月,涿鹿縣城被國民黨占領,縣委在礬山堡西門外崔家大院召開234區干部會議。會議的中心是堅持區不離區,縣不離縣,要保衛群眾土改勝利果實,要與敵人展開游擊戰和運動戰。兩天會議結束時,張雷提出立即分散轉移到各區去活動。理由是萬一敵人得到消息圍剿過來,叫他撲個空。縣委組織部長劉士杰和縣民運科長陳顯裕則堅持繼續留在礬山開展工作,意見分歧很大。張雷見他們不懂“兵貴神速”,又說服不了他們,為了免遭意外,盡可能減少損失,他把三區區長王世杰,三區區委副書記王老三等留下配合工作,自己帶領王來順付廣和等人迅速撤往杏園。

  當日后半夜,約兩點鐘前,敵人16軍獨立營和偽保警隊,突然包圍了崔家大院,猛烈的槍火壓得我方抬不起頭來。王老三鎮定英勇,高喊:“同志們,不要怕,跟我來!”一會兒匍匐,一會兒跳躍,一邊還擊,一邊翻墻越巷,帶領十多名同志,從槍林彈雨中突出重圍。而區長王世杰腿部掛花,郜家梁黨支部書記郜佃清腳部負傷,縣委組織部長劉士杰和民政科長陳顯裕在突圍中壯烈犧牲……

  同時,就在這夜,張雷帶領王來順付廣和等人來到杏園,了解到惡霸地主張殿魁向群眾反攻倒算,當即把他抓捕,并在沙河里把他那顆罪惡的頭顱砸爛,就地正法。然后站在高處的房子上,向全村的村民高喊:“地主惡霸被我們處決了,誰要膽敢反攻倒算,就會落到同樣的下場……”

  后來用同樣的方式在龍王堂村處決了地主趙明有。溫泉屯村干部,護地隊員曹永明、劉倉、顧正光、樊德勝、韓福等人把反攻倒算的顧二蛋抓捕處決,大大地震懾了敵人。吉家營地主崔守臣對侄子說:“別看八路軍撤退了,但天下遲早還是共產黨的,可不能反攻倒算……”此后,再也沒人敢反攻倒算了,土改的成果保住了。

  懷涿二次解放后,張雷和夫人侯榮英又去參加解放張家口的戰斗。

  1949年,由于他足智多謀,英勇善戰,被調入察哈爾省軍區司令部任參謀。

責任編輯:荊麗娟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快乐赛车计划网